当前位置:首页?>?本地原创
原创时评:“抓贼致贼死”不能让正义埋单(原创首发)
更新时间:2019-08-11 08:23:15?点击数:45?

  发现家里进了贼,在力量和气势均大于对方的情况下,必然要将其并报警或扭送公安机关。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窃贼也必然不肯束手就擒,不可避免的要上演一场“全武行”,而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因为窃贼自身患有某种疾病,在剧烈挣扎中导致病情突发而死亡,抓贼者因此就需要承担“故意伤害”或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等法律后果,同时还需要对嫌疑人家属做出巨额赔偿,无论与法与理恐怕都很难说得通。

  然在桂林市做小生意的56岁陈宇就遇到了这桩糟心事,据《北京青年报》25日报道,陈宇和儿子晚上拉货回来,发现有一蟊贼躲在自家仓库的厕所里,父子俩一边报警一边就想将蟊贼控制住,但盗窃嫌疑人黄兰并不肯就范,不但对父子俩进行语言威胁,扬言关进去出来也要报复陈宇一家,还几次欲强行逃脱,但都被陈宇父子控制住,直到警方到来。然到场之后却发现黄兰已经呼吸微弱,随后送医不治身亡。陈宇为此三次被警方羁押又取保候审,如今被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黄兰家属也向法院提出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法院判令陈宇赔偿各项费用共计80余万元。

  蟊贼登堂入室,即便没有得手,也已经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无论作为家人还是一般群众,都有与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权利和义务,并且也是我们国家和社会所倡导的见义勇为。因阻止违法或控制嫌疑人而导致对方受到伤害的,只要行为适当,依法非但无需承担刑事责任,更无需做出民事赔偿。不仅如此,只要符合见义勇为条件,还应当受到嘉奖。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从陈宇父子对盗窃嫌疑人黄兰的具体控制行为来看,应当说是基本符合常识规范,他们并没有对黄兰采取任何“过当”行为,进行的肢体接触也仅仅是为了阻止黄兰逃走,而且在控制住黄兰前后,陈宇还两次报警求助,也正因为知道警方会随时到来,黄兰才扬言威胁并剧烈挣扎,但因为黄兰原本就患有心脏病,且陈宇父子又不知情,这才导致黄兰“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应当说,黄兰的死亡,既不是陈宇父子的故意和所愿,更出乎他们的所料。

  不可否认,“抓贼致贼死”确实是陈宇父子的“过失”,但这种过失却是无法预料也是很难避免的。因为这样的“过失致人死亡”而获罪,并不符合法律正义。正如有法律人士分析的那样,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晚上家里潜入了陌生人,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窃贼,报警抓人也是再正常不过,在控制窃贼的过程中,因为窃贼自身疾病再加上极力挣扎和心理上对法律的恐惧,因此导致病发身亡,尽管与控制人存在“因果关系”,但并不符合法律责任的认定要件。陈宇父子是在阻止违法犯罪,且行为并没有超过法律规定范畴,依法非但不应该承担任何刑事和民事责任,更符合我们社会所倡导的“正能量”。

  现实生活中,我们见过太多“见贼不敢抓”现象,因为抓贼致贼伤,贼坠楼失窃家庭赔钱等荒唐案例也时常见诸媒体,法律不能因为“逝者为大”就出现偏移甚至让步,面对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正义的法律需要向守法者释放关怀而不是相反,只有如此才能营造出更浓厚的正能量社会氛围,对各种违法犯罪产生震慑作用,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抓贼致贼死”是很难避免的意外,如果因此将让践行正义的群众承担民事赔偿甚至刑事责任,无疑也是正义对非正义的让步,甚至是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的一种纵容。

  发现家里进了贼,在力量和气势均大于对方的情况下,必然要将其并报警或扭送公安机关。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窃贼也必然不肯束手就擒,不可避免的要上演一场“全武行”,而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因为窃贼自身患有某种疾病,在剧烈挣扎中导致病情突发而死亡,抓贼者因此就需要承担“故意伤害”或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等法律后果,同时还需要对嫌疑人家属做出巨额赔偿,无论与法与理恐怕都很难说得通。

  然在桂林市做小生意的56岁陈宇就遇到了这桩糟心事,据《北京青年报》25日报道,陈宇和儿子晚上拉货回来,发现有一蟊贼躲在自家仓库的厕所里,父子俩一边报警一边就想将蟊贼控制住,但盗窃嫌疑人黄兰并不肯就范,不但对父子俩进行语言威胁,扬言关进去出来也要报复陈宇一家,还几次欲强行逃脱,但都被陈宇父子控制住,直到警方到来。然到场之后却发现黄兰已经呼吸微弱,随后送医不治身亡。陈宇为此三次被警方羁押又取保候审,如今被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黄兰家属也向法院提出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法院判令陈宇赔偿各项费用共计80余万元。

  蟊贼登堂入室,即便没有得手,也已经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无论作为家人还是一般群众,都有与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权利和义务,并且也是我们国家和社会所倡导的见义勇为。因阻止违法或控制嫌疑人而导致对方受到伤害的,只要行为适当,依法非但无需承担刑事责任,更无需做出民事赔偿。不仅如此,只要符合见义勇为条件,还应当受到嘉奖。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从陈宇父子对盗窃嫌疑人黄兰的具体控制行为来看,应当说是基本符合常识规范,他们并没有对黄兰采取任何“过当”行为,进行的肢体接触也仅仅是为了阻止黄兰逃走,而且在控制住黄兰前后,陈宇还两次报警求助,也正因为知道警方会随时到来,黄兰才扬言威胁并剧烈挣扎,但因为黄兰原本就患有心脏病,且陈宇父子又不知情,这才导致黄兰“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应当说,黄兰的死亡,既不是陈宇父子的故意和所愿,更出乎他们的所料。

  不可否认,“抓贼致贼死”确实是陈宇父子的“过失”,但这种过失却是无法预料也是很难避免的。因为这样的“过失致人死亡”而获罪,并不符合法律正义。正如有法律人士分析的那样,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晚上家里潜入了陌生人,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窃贼,报警抓人也是再正常不过,在控制窃贼的过程中,因为窃贼自身疾病再加上极力挣扎和心理上对法律的恐惧,因此导致病发身亡,尽管与控制人存在“因果关系”,但并不符合法律责任的认定要件。陈宇父子是在阻止违法犯罪,且行为并没有超过法律规定范畴,依法非但不应该承担任何刑事和民事责任,更符合我们社会所倡导的“正能量”。

  现实生活中,我们见过太多“见贼不敢抓”现象,因为抓贼致贼伤,贼坠楼失窃家庭赔钱等荒唐案例也时常见诸媒体,法律不能因为“逝者为大”就出现偏移甚至让步,面对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正义的法律需要向守法者释放关怀而不是相反,只有如此才能营造出更浓厚的正能量社会氛围,对各种违法犯罪产生震慑作用,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抓贼致贼死”是很难避免的意外,如果因此将让践行正义的群众承担民事赔偿甚至刑事责任,无疑也是正义对非正义的让步,甚至是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的一种纵容。

  发现家里进了贼,在力量和气势均大于对方的情况下,必然要将其并报警或扭送公安机关。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窃贼也必然不肯束手就擒,不可避免的要上演一场“全武行”,而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因为窃贼自身患有某种疾病,在剧烈挣扎中导致病情突发而死亡,抓贼者因此就需要承担“故意伤害”或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等法律后果,同时还需要对嫌疑人家属做出巨额赔偿,无论与法与理恐怕都很难说得通。

  然在桂林市做小生意的56岁陈宇就遇到了这桩糟心事,据《北京青年报》25日报道,陈宇和儿子晚上拉货回来,发现有一蟊贼躲在自家仓库的厕所里,父子俩一边报警一边就想将蟊贼控制住,但盗窃嫌疑人黄兰并不肯就范,不但对父子俩进行语言威胁,扬言关进去出来也要报复陈宇一家,还几次欲强行逃脱,但都被陈宇父子控制住,直到警方到来。然到场之后却发现黄兰已经呼吸微弱,随后送医不治身亡。陈宇为此三次被警方羁押又取保候审,如今被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黄兰家属也向法院提出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法院判令陈宇赔偿各项费用共计80余万元。

  蟊贼登堂入室,即便没有得手,也已经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无论作为家人还是一般群众,都有与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权利和义务,并且也是我们国家和社会所倡导的见义勇为。因阻止违法或控制嫌疑人而导致对方受到伤害的,只要行为适当,依法非但无需承担刑事责任,更无需做出民事赔偿。不仅如此,只要符合见义勇为条件,还应当受到嘉奖。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从陈宇父子对盗窃嫌疑人黄兰的具体控制行为来看,应当说是基本符合常识规范,他们并没有对黄兰采取任何“过当”行为,进行的肢体接触也仅仅是为了阻止黄兰逃走,而且在控制住黄兰前后,陈宇还两次报警求助,也正因为知道警方会随时到来,黄兰才扬言威胁并剧烈挣扎,但因为黄兰原本就患有心脏病,且陈宇父子又不知情,这才导致黄兰“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应当说,黄兰的死亡,既不是陈宇父子的故意和所愿,更出乎他们的所料。

  不可否认,“抓贼致贼死”确实是陈宇父子的“过失”,但这种过失却是无法预料也是很难避免的。因为这样的“过失致人死亡”而获罪,并不符合法律正义。正如有法律人士分析的那样,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晚上家里潜入了陌生人,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窃贼,报警抓人也是再正常不过,在控制窃贼的过程中,因为窃贼自身疾病再加上极力挣扎和心理上对法律的恐惧,因此导致病发身亡,尽管与控制人存在“因果关系”,但并不符合法律责任的认定要件。陈宇父子是在阻止违法犯罪,且行为并没有超过法律规定范畴,依法非但不应该承担任何刑事和民事责任,更符合我们社会所倡导的“正能量”。

  现实生活中,我们见过太多“见贼不敢抓”现象,因为抓贼致贼伤,贼坠楼失窃家庭赔钱等荒唐案例也时常见诸媒体,法律不能因为“逝者为大”就出现偏移甚至让步,面对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正义的法律需要向守法者释放关怀而不是相反,只有如此才能营造出更浓厚的正能量社会氛围,对各种违法犯罪产生震慑作用,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抓贼致贼死”是很难避免的意外,如果因此将让践行正义的群众承担民事赔偿甚至刑事责任,无疑也是正义对非正义的让步,甚至是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的一种纵容。

  真假孙悟空,假悟空先前做了好些能够气死人的事情,之后,真悟空一金箍棒子打死了被如来佛祖的假悟空。如来佛祖就责怪道:你怎么把它给打死了呢?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发现家里进了贼,在力量和气势均大于对方的情况下,必然要将其并报警或扭送公安机关。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窃贼也必然不肯束手就擒,不可避免的要上演一场“全武行”,而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因为窃贼自身患有某种疾病,在剧烈挣扎中导致病情突发而死亡,抓贼者因此就需要承担“故意伤害”或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等法律后果,同时还需要对嫌疑人家属做出巨额赔偿,无论与法与理恐怕都很难说得通。

  然在桂林市做小生意的56岁陈宇就遇到了这桩糟心事,据《北京青年报》25日报道,陈宇和儿子晚上拉货回来,发现有一蟊贼躲在自家仓库的厕所里,父子俩一边报警一边就想将蟊贼控制住,但盗窃嫌疑人黄兰并不肯就范,不但对父子俩进行语言威胁,扬言关进去出来也要报复陈宇一家,还几次欲强行逃脱,但都被陈宇父子控制住,直到警方到来。然到场之后却发现黄兰已经呼吸微弱,随后送医不治身亡。陈宇为此三次被警方羁押又取保候审,如今被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黄兰家属也向法院提出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法院判令陈宇赔偿各项费用共计80余万元。

  蟊贼登堂入室,即便没有得手,也已经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无论作为家人还是一般群众,都有与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权利和义务,并且也是我们国家和社会所倡导的见义勇为。因阻止违法或控制嫌疑人而导致对方受到伤害的,只要行为适当,依法非但无需承担刑事责任,更无需做出民事赔偿。不仅如此,只要符合见义勇为条件,还应当受到嘉奖。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从陈宇父子对盗窃嫌疑人黄兰的具体控制行为来看,应当说是基本符合常识规范,他们并没有对黄兰采取任何“过当”行为,进行的肢体接触也仅仅是为了阻止黄兰逃走,而且在控制住黄兰前后,陈宇还两次报警求助,也正因为知道警方会随时到来,黄兰才扬言威胁并剧烈挣扎,但因为黄兰原本就患有心脏病,且陈宇父子又不知情,这才导致黄兰“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应当说,黄兰的死亡,既不是陈宇父子的故意和所愿,更出乎他们的所料。

  不可否认,“抓贼致贼死”确实是陈宇父子的“过失”,但这种过失却是无法预料也是很难避免的。因为这样的“过失致人死亡”而获罪,并不符合法律正义。正如有法律人士分析的那样,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晚上家里潜入了陌生人,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窃贼,报警抓人也是再正常不过,在控制窃贼的过程中,因为窃贼自身疾病再加上极力挣扎和心理上对法律的恐惧,因此导致病发身亡,尽管与控制人存在“因果关系”,但并不符合法律责任的认定要件。陈宇父子是在阻止违法犯罪,且行为并没有超过法律规定范畴,依法非但不应该承担任何刑事和民事责任,更符合我们社会所倡导的“正能量”。

  现实生活中,我们见过太多“见贼不敢抓”现象,因为抓贼致贼伤,贼坠楼失窃家庭赔钱等荒唐案例也时常见诸媒体,法律不能因为“逝者为大”就出现偏移甚至让步,面对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正义的法律需要向守法者释放关怀而不是相反,只有如此才能营造出更浓厚的正能量社会氛围,对各种违法犯罪产生震慑作用,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抓贼致贼死”是很难避免的意外,如果因此将让践行正义的群众承担民事赔偿甚至刑事责任,无疑也是正义对非正义的让步,甚至是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的一种纵容。

  发现家里进了贼,在力量和气势均大于对方的情况下,必然要将其并报警或扭送公安机关。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窃贼也必然不肯束手就擒,不可避免的要上演一场“全武行”,而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因为窃贼自身患有某种疾病,在剧烈挣扎中导致病情突发而死亡,抓贼者因此就需要承担“故意伤害”或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等法律后果,同时还需要对嫌疑人家属做出巨额赔偿,无论与法与理恐怕都很难说得通。

  然在桂林市做小生意的56岁陈宇就遇到了这桩糟心事,据《北京青年报》25日报道,陈宇和儿子晚上拉货回来,发现有一蟊贼躲在自家仓库的厕所里,父子俩一边报警一边就想将蟊贼控制住,但盗窃嫌疑人黄兰并不肯就范,不但对父子俩进行语言威胁,扬言关进去出来也要报复陈宇一家,还几次欲强行逃脱,但都被陈宇父子控制住,直到警方到来。然到场之后却发现黄兰已经呼吸微弱,随后送医不治身亡。陈宇为此三次被警方羁押又取保候审,如今被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黄兰家属也向法院提出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法院判令陈宇赔偿各项费用共计80余万元。

  蟊贼登堂入室,即便没有得手,也已经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无论作为家人还是一般群众,都有与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权利和义务,并且也是我们国家和社会所倡导的见义勇为。因阻止违法或控制嫌疑人而导致对方受到伤害的,只要行为适当,依法非但无需承担刑事责任,更无需做出民事赔偿。不仅如此,只要符合见义勇为条件,还应当受到嘉奖。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从陈宇父子对盗窃嫌疑人黄兰的具体控制行为来看,应当说是基本符合常识规范,他们并没有对黄兰采取任何“过当”行为,进行的肢体接触也仅仅是为了阻止黄兰逃走,而且在控制住黄兰前后,陈宇还两次报警求助,也正因为知道警方会随时到来,黄兰才扬言威胁并剧烈挣扎,但因为黄兰原本就患有心脏病,且陈宇父子又不知情,这才导致黄兰“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应当说,黄兰的死亡,既不是陈宇父子的故意和所愿,更出乎他们的所料。

  不可否认,“抓贼致贼死”确实是陈宇父子的“过失”,但这种过失却是无法预料也是很难避免的。因为这样的“过失致人死亡”而获罪,并不符合法律正义。正如有法律人士分析的那样,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晚上家里潜入了陌生人,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窃贼,报警抓人也是再正常不过,在控制窃贼的过程中,因为窃贼自身疾病再加上极力挣扎和心理上对法律的恐惧,因此导致病发身亡,尽管与控制人存在“因果关系”,但并不符合法律责任的认定要件。陈宇父子是在阻止违法犯罪,且行为并没有超过法律规定范畴,依法非但不应该承担任何刑事和民事责任,更符合我们社会所倡导的“正能量”。

  现实生活中,我们见过太多“见贼不敢抓”现象,因为抓贼致贼伤,贼坠楼失窃家庭赔钱等荒唐案例也时常见诸媒体,法律不能因为“逝者为大”就出现偏移甚至让步,面对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正义的法律需要向守法者释放关怀而不是相反,只有如此才能营造出更浓厚的正能量社会氛围,对各种违法犯罪产生震慑作用,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抓贼致贼死”是很难避免的意外,如果因此将让践行正义的群众承担民事赔偿甚至刑事责任,无疑也是正义对非正义的让步,甚至是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的一种纵容。

上一篇:随着知识普及现代社会精英与大众的差距越来越小这些人在不改变自己一定会有被淘汰真正

上一篇:人民日报:无事生非的荒唐逻辑

图片新闻
热点新闻
Powerd by 十堰资讯网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23-123456 邮箱:123@abc.cn